12月26日,OPPO Reno3系列发布会在杭州举行,Reno3 Pro和Reno3两款新机正式亮相。全民5G时代即将到来,OPPO在动态影像上的探索再次升级,推出搭载视频超级防抖Pro技术的5G手机Reno3系列,以拍剪看传为一体的5G视频体验,满足5G时代用户和市场的需求。

首先,Reno3系列的最大亮点之一就是“轻薄”。5G手机由于内部天线、射频器件等零件的增加,会导致机身内部的设计更加复杂,以及5G所带来的高传输速度、高功耗,还会造成手机更高的耗电量、更大的发热量。目前大部分5G手机不仅价格高,机身也相对厚重,但是Reno3系列却颠覆预期。OPPO Reno3 Pro机身厚度仅有7.7mm,重量仅有171g,是同时期同价位最轻薄的5G手机。

2018年6月28日,青岛市跨海大桥工地,当时43岁的李福利在工棚里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2018年3月,他跟着施工队来到青岛修建跨海大桥引桥,每天工资200元。年底工程完工后,他又要前往下一个工地。

2018年1月17日,青岛市黄岛区,当时65岁的侯远忠和妻子在月租500元的平房里。夫妻俩一直做炒货生意,起早贪黑,年收入20万元左右。儿女都在外地工作,他们打算明年租间楼房,不然儿女们都不愿意来。

赵国良在黑龙江省延寿县加信镇建设村出生长大,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家乡的黑土地上耕作,农闲时节去周边的城市倒卖袜子、水果和大米。小买卖满足不了他对城市生活的憧憬,1999年春天,赵国良开着平头解放货车从东北老家一路来到山东青岛的黄岛区,干起了长途货运,第二年就把妻子和儿子也接到了青岛。一家人租住在十几平方米的平房里,期待着在城里“发家致富”。

王金刚(左二)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菜屯镇菜屯村人

2018年12月5日,青岛市黄岛区,当时30岁的宫磊在租住的小旅馆里。2013年,他大学毕业后来黄岛发展,后来学厨师,月工资5000元左右。母亲去世后,他把独自在老家的父亲也接到了城里一起打工。

2017年12月31日,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当时39岁的王金刚和父母、妻子、两个儿子在自家房子里。他来青岛已经20多年,在工地开了10年塔吊,后来夫妻俩摆摊卖饼,每天出摊十几个小时,除了春节没有节假日,年收入十七八万元。2015年,他们贷款在城里买了房,父母也搬到了城里,老家的房子没人住了。

袁纯刚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集贤县人

赵国良走出农村、扎根城市的这20年间,中国正经历着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国家统计局今年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1949年年末的10.64%提高到了2018年年末的59.58%,超过8亿人口在城镇生活。

5G时代对手机的基础体验也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因为5G的传播距离短,基站的密度大,意味着5G手机在基站与基站之间的转换“接力”要有更高的反应速度和信号接收能力,因而对5G手机的信号能力要求更高。

1984年,国务院批准在青岛市设立了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1992年,开发区与黄岛区体制合一。赵国良来到黄岛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早年小渔村的景象,他只觉得城市干净,人也不多。长途货车的生意不好做,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他摆过地摊、开过超市,后来开起了宾馆,在城里买了房子。他不再种地,老家的地包了出去,家乡的亲人也来青岛投奔他,先后在城里找到了工作。今年满30岁的儿子在他的宾馆旁开起了青年旅舍,儿子从小没种过地,和赵国良期望的一样。

2018年1月30日,青岛市黄岛区,当时37岁的王继猛和家人在家中休息。王继猛2003年来到青岛,开了一家龙虾馆,年收入四五十万元。每月他们要还3000元左右的房贷,还准备生二孩,生意一年不如一年,王继猛想转换经营模式。

华玉喜吉林省通化市义民乡永长村人

城镇聚集了更多的人和资源,开销也更大。同样来自黑龙江农村的64岁的侯远忠,进城十几年,每天早晨5点和妻子出门赶集卖炒货,晚上10点才能回家。他们的辛勤劳作能带来超过20万元的年收入,但夫妻俩仍租住在不足10平方米的平房里。在黄岛区开了一家减肥店的吴艳芳每年能收入十几万元。即使儿子已经开始工作,也有了对象,去年她仍然决定和丈夫一起投奔在韩国的亲戚,出国打几年工。赵国良理解这种紧迫感,农村人底子薄,总得为将来打算。

2018年11月4日,青岛市黄岛区,31岁的王光新和妻子、两个女儿在家中。他高中毕业后来青岛市当工人,工作9年后在城里贷款买了房。

侯远忠(右)黑龙江省建三江859农场21连人

除此之外,在摄像头模组方面,OPPO Reno3 Pro本次搭载了32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后置摄像头装配了4800万像素主摄+800万像素超广角+1300万像素长焦+200万像素黑白风格的四摄组合;实时的视频虚化功能开启后,能产生媲美单反效果拍照的高级质感,成像效果更出色。

2019年1月29日,青岛市黄岛区,45岁的袁纯刚在自家酒店的办公室里打电话。为了在城里落上户口,1995年,袁纯刚从深圳来到青岛,在开发区买了房。之后他干过批发零售,开过家具店、饭店,去年他开的酒店营业额达到700多万元。

从黑龙江农村来到山东青岛20年后,去年年底,53岁的赵国良落下了户口,成为这座城市的新市民。他对城市的向往,“在城里工作、安家,不让下一代种地”,已经全部实现。

王光新(右一)山东省费县薛庄镇青山峪村人

OPPO Reno3 Pro采用了全新设计的360°环绕式天线设计,可根据用户不同场景下的握持状态匹配不同的天线群,确保5G手机的信号能力。Smart 5G智能调度对不同应用进行智能功耗控制,根据用户的实际场景,在不影响用户可感知网速的条件下调整驻网策略,对带宽和电量进行更智能化地分配,以提升整机续航。4025mAh的大容量电池+VOOC闪充4.0技术的加持,更让Reno3 Pro的基础体验获得较大提升。

据悉,Reno3 Pro之所以会做到如此轻薄,得益于高通最新的双模5G芯片骁龙765G,这款处理器集成了5G基带,对于手机内部空间的占用会更小。强劲的性能以及优异的功耗控制,加上OPPO优秀的内部结构设计方案,使得Reno3 Pro的机身能够做到比市面上其他5G手机更加轻薄,在握持感上拥有一个质的飞跃。

2018年1月29日,青岛市黄岛区,当时39岁的吴艳芳和丈夫、儿子在自家的房子里。她几天后就要和丈夫去韩国打工,儿子有了对象,留在城里开网约车。她在城里开的减肥店收入不错,但农村人底子薄,出国打工挣得更多。

王继猛(左一)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古邵镇马汪村人

2018年1月1日,青岛市黄岛区,当时35岁的华玉喜在自己的住处——表哥货场的一个集装箱里。2015年,华玉喜来到青岛,用一辆小型货车跑运输,有货随时出车,年收入七八万元。媳妇和孩子还在老家,他琢磨着在城里再多赚些钱,就把家人接来一起生活。

今年,新“城里人”赵国良和家乡农村产生了新的联系:他给老家镇上产的大米注册了商标,开始在网上销售,最远卖到了内蒙古。农村的物产也和那里的人一起,正在走向远方的城市。

宫磊山东省泗水县泗张镇张庄村人

在视频拍摄方面,OPPO Reno3系列全新升级视频超级防抖Pro模式。众所周知,OPPO在Reno2上开始使用视频超级防抖技术,以提升手机的视频拍摄能力。而在Reno3 Pro上,OPPO将视频拍摄能力升级为视频超级双防抖,利用超广角摄像头的大画幅以及机身内的陀螺仪和传感器对机身运动状态进行监测,实现对画面抖动进行增稳补偿,从而生成稳定清晰的视频画面。开启视频超级防抖Pro模式后,即便在环境非常抖动的情况下也能拍摄到非常清晰稳定的视频。

李福利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稍岗乡李楼村人

吴艳芳(左一)黑龙江省延寿县加信镇建设村人

2017年,赵国良看到了荷兰摄影师罗伯特·凡德·休斯特的摄影集《中国人家》。这本书用油画般的光影记录了许多中国城乡家庭的生活空间。他受到启发,开始拍摄和他一样的新“城里人”,“太多像我这样的家庭,从全国各地涌向城市,谋求发展。”